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和国家实力的不断提升,相关部门为改善老年人的衣、食、住、行不断考量,想方设法提供更多便利。今年来,已经第二次为改善老年人出行提出方案了,虽然是一个新的尝试,却还是引来了大家的热议。

近日,交通运输部表示,争取在春节前试运行老年人一键叫车功能,以方便老年人打车出行。包括曹操出行、滴滴出行、首汽约车、T3出行、高德地图、美团打车、申程出行、嘀嗒出行在内的8家平台公司相关负责人,参与了由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组织召开的座谈会,将重点优化以下三大方面的服务:一,优化网约车约车软件功能,增设方便老年人使用的“一键叫车”功能,争取春节前开通试运行;二,依托95128约车服务号码,在保持巡游出租汽车电召服务的同时,加快开通主要网约车平台电话叫车服务;三,通过技术手段,指导主要平台公司为老年人提供优先派单服务。

跟此前开放70岁以上老人可申领驾照一样,很多网友直接跳出来调侃反对,由此,该事件上榜热搜,网友热议不断。意见不过主要分为三大阵营,调侃反对的,向好支持的,以及保持中立可左可右的。

总结了一下网友意见,调侃反对的,主要在于担心老人误操作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而且网约车定位不准,不如直接打出租车来得直接,老年人还有免费的公交卡可以用,一键打车的意义不大。

向好支持的网友,不过是从长远来看,让家人出行更便捷。一方面,减少了很多沟通成本。另一方面,科技逐渐发达,不能单单只服务年轻人而遗忘了老人们。

中立的网友认为有利有弊,现在推行还有很多需要完善。

笔者也承认,从哲学的角度来说,事情总有两面性,而且一个新事物的推进必然要经历很多过程,所以有不同的声音实属正常。但就像一个APP一样,也需要不断迭代来提升使用的便捷性,不应该是这个APP刚要落地的时候,就因为担心某种不可预知的情况发生而否定其存在的必要性。更何况,如果“一键叫车”是短期内能改善老人出行的过渡方式,试运行又何妨呢,总要有人吃第一口螃蟹。

纵观当下,我们的出行方式越来越多样化,在自动驾驶技术完全成熟之后,70岁以上的老人自己驾车出门或许并不是难事,那么循序渐进的让自家老人接受多元化的出行方式,与智能化生活接轨,不是更合理吗?

不否认,按照目前的规划,的确存在一些思考:其一,如何避免老人的误操作?其二,现在很多平台的操作页面非常复杂,如何提升便捷性?其三,出发和到达地点定位准确性如何保障?其四,优先派单老年人,如何避免年轻人冒用?其五,如何加强平台监管、司机监管,避免老人被忽悠被特殊对待?

我们发现,很多APP已经有了青少年版本,那么推出适老化版按理说也不是什么难事,有针对性的服务,原本就是互联网行业发展必经之路。更何况,很多老年免费公交卡主要适用于老人生活的地区,对于要出门旅行的退休老人,其实并不方便。年轻人为什么那么喜欢网约车而非出租车,相对换在老人身上也同样适用。而且对于很多不在免费年龄段的中老年人,他们也有打车需求,能通过网约车的形式,方便老人的出行,笔者认为,也是出行方式改变与发展不可避免的话题。

此外,针对有些网友像防洪水猛兽一样希望避免老人在智能生活方面的误操作,笔者也有话要说。网上支付和移动支付对老人来说也被很多子女形容成了不可触碰的怪物,殊不知,老人有尝试和接受新鲜事物跟上时代节奏的权利,也应该有一定的试错空间,不能说担心老人误操作造成一定损失,或者增加了自己教授的麻烦,就单方面切断了老人与时俱进的通道。笔者相信,交通运输部考虑到改善老人的出行,一方面是从人权的角度出发提供便利,另一方面也是希望改变老人与智能社会衔接不足的现状。

曾几何时,老年机畅销,谁又能想到智能化的推进,老人们其实可以摈弃老年机,用智能手机或者iPad跟家人打视频电话?又有谁想到,老人们也可以用手机支付实现交易、理财?不要轻视了老人的学习能力和适应能力,子女或许不应该成为老人的“代言人”,而且新鲜事物的尝试,也能促进老人的身体健康,带给他们一定的快乐,避免老年痴呆等病症,长远来看,不也对时下上有老下有小的年轻人更有好处吗?

以此再举个例子,这是发生在笔者身边的事,笔者的外祖母,80岁的时候要求配备智能手机,就为了过年时参与发红包抢红包的快乐。我们没有想到的是,通过平时的引导,今年已85岁的老人在疫情闭关期间,通过视频通话,大家随时可了解她的状态,跟她互动交流,这是老年机做不到的。

写在最后:整个社会在不断向前,与其包办一切,不如让老人们参与进来,一起感受科技下的智能出行生活。别给自己设限也别给老人设限,不建议大家带着有色眼镜去对待自己的长辈,如果不尝试,不引导,你永远不知道,他们到底能不能做到。同样的,也希望年轻人多一点耐心,对待自己的父母,他们不是不能用智能化的产品,或许他们的学识没有你丰富,也没有你接受新事物那么快,但他们最终可以被科技出行善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