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北京12月29日电 题:曾一个月出师连夺多个大奖 航天微雕师上演现代“核舟记”

作者 郭超凯

在直径堪比头发丝的金属上刻字,刻出的字在显微镜下才能看清;在金属板上指甲盖大小的区域钻出100个小孔,这些小孔凭肉眼几乎看不到,但当强光从背后照射,像变戏法似的,一把熊熊燃烧的火炬就出现在了金属板上。这两个作品都出自数控微雕能手常晓飞之手。

在前不久举行的第一届全国技能大赛展演中,常晓飞作为航空航天领域唯一入选工匠,以“数控微雕”绝技获得专家现场打分最高分,入围“最受欢迎的中华十大绝技”。

“混入”实训中心里的小师弟

数控微雕,是运用数控技术进行精密加工的一项技术,需要高超的数控技术水平。《核舟记》夸赞雕刻者的精湛技艺:“游削于不寸之质,而须麋了然”。常晓飞的微雕技术则被誉为现代版的航天“核舟记”。

常晓飞是中国航天科工集团二院二八三厂的一名职工,加工航空航天精密零部件是他的工作任务之一。这些零部件,多用于航空航天装备的关键部位。他参与加工的装备,很多是保家卫国的国之重器,曾多次亮相国庆节阅兵仪式以及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仪式、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仪式。

1988年,常晓飞出生于山西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他从小就喜欢动手拆装小东西。后来常晓飞考入山西机电职业技术学院,得知师兄们在全国数控技能大赛获奖,他由衷地佩服,暗暗在心里定下了前进的目标。

常晓飞在第一届全国技能大赛展演中入围“最受欢迎的中华十大绝技”。航天科工供图

然而一年级没有实操课程,不能进学校的数控实训中心,这可把酷爱动手操作的他急坏了。为了能亲手摸摸那些设备,他经常偷偷溜进实训中心给高年级师兄当帮手,只要能让他动手操作,多干点活儿又算的了什么。等到常晓飞所在的班级能去实训中心上课的时候,他已经可以指导其他同学了。

有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加上专业课制图、编程等成绩也非常优秀,常晓飞经常代表学校参加各种比赛,拿到了很多奖,后来代表市、代表省,一步一步地走出去,拿到的奖也越来越有分量。最后他终于也像师兄一样参加了全国数控技能大赛,并取得了良好成绩,二八三厂由此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一个月出师的“最牛徒弟”

在二八三厂,他遇到了上学时的榜样——师兄曹彦生,还机缘巧合成了曹彦生的徒弟。提到这个徒弟,曹彦生说,“他最大的特点就是极致的专注,做事特别能钻进去,细心,上手快。”

传统的师傅带徒弟,一般要半年徒弟才能独立操作,常晓飞一个月之后就可以独立完成任务,是他们那一批新人里面最早能独挑大梁的。那时候,常晓飞跟着师傅接触的多是复杂的、难加工的零件任务,需要从头摸索、攻关,他没有丝毫怨言,反而说“做的不一样的活儿越多,难度越大,能力提升的越快”。

参加工作十几年来,常晓飞以厂为家,每天晚上工作到很晚,几乎周周都是“6.5天制”。起初,他说自己年轻,“反正回家也没事,在单位还能多干点活儿”。但后来结了婚,有了娃,加班的习惯也没有改过来。提起孩子,常晓飞的眼神里充满歉疚,“女儿很黏我,喜欢让我陪她玩”,但工作太忙,没有办法。常晓飞说,最怕女儿问他,“爸爸你晚上工作吗?可以陪我吗?”

花100分精力把工件打造完美

细心、沉稳,是很多同事对常晓飞的评价。他工作的每一天从清洗机车、检查设备开始。到单位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一盆水,认真仔细擦拭机床,检查机床的每一个部位,查看机床的工作状态,对设备进行日常维护和保养,所有的流程都会一个不落认真走完。因此,他的设备总是损坏最少、使用时间最长的。

在车间做加工工作,工资与完成的工件数量有一定关系,如果能把工作更快地干好,就意味着更多的收入。常晓飞技术能力很强,但工资却往往不是最高的。“因为我忍不住会想把零件做得更完美”,他说,“有时花50分精力能做到的事情,我可能会花100分,去把工件打造得更加完美。”工件完成后交付检验,质检员一听说是常晓飞的活儿,就非常放心。

就这样一件一件精雕细琢,常晓飞锤炼出一身过硬的本领,和班组成员一起,攻克了多个复杂产品零部件加工难题。正是这身过硬本领,让常晓飞十年来收获众多奖杯和荣誉:2014年获第六届全国数控技能竞赛职工组第一名、2015年获北京市工业和信息化高级技术能手、2015年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荣誉称号……

用精湛的技术参与到伟大的航天事业中,为人民安全、国家安全保驾护航,常晓飞是出色的航天产品雕刻师,更是当之无愧的大国工匠。(完)

【编辑:陈海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