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刘邦建立汉朝,很多人都不得不佩服刘邦的能力,实际上刘邦平定天下,与自身的文治武功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他能够登上皇帝宝座,靠得是会笼络人,会用人,诚如《资治通鉴》记载刘邦在洛阳与群臣对话,分析为什么自己能够打败项羽、登上皇位的原因:“夫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填国家,抚百姓,给饷馈,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众,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三者皆人杰,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者也。”

汉初三杰中,张良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懂得功成身退,故而刘邦称帝之后,他便可以少参与朝政,独自过着悠闲自在的生活,而萧何与韩信都没有急流勇退,但是这两人却有着迥然不同的结局:萧何辅佐完刘邦又辅佐汉惠帝刘盈,最后在丞相之位上得善终;韩信则有着完全不同的结局,虽然他是三人中唯一封王的人,可是最后却吕后与萧何合谋,在长乐宫钟室被杀,连家中三族均被夷灭,可谓斩草除根。

萧何与韩信都没有选择功成身退,为何两人结局差异如此之大呢?

萧何与刘邦相识于老家沛县,两人同在县令手下做官,萧何的级别比刘邦还高,但是萧何还是选择了支持刘邦,他是刘邦坚实的后盾,刘邦在前面打仗,萧何负责筹备粮草、处理政务,到刘邦称帝之后,萧何出任丞相,但是刘邦的丞相并不好当。刘邦当时经常在外面剿灭异姓诸侯王叛乱,萧何同样不是他的家人,他心中也是放心不下,再加上有人说坏话,刘邦对萧何也起了疑心,而萧何主动选择自诬名声,诚如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记载的那样:“相国多受贾人财物”,而这让萧何逃过一劫。

相比于萧何的识相,韩信就只顾眼前利益。的确,韩信为刘邦带兵扫平了很多地方,甚至项羽最后也是亡于韩信部下的“十面埋伏”中。可是,功高盖主,这是为将之大忌,尤其是韩信在刘邦称帝之前做得一些事,就是凭借自己的能力对刘邦进行要挟,这在《资治通鉴》中同样也有提及。

那年,刘邦被项羽大军围困荥阳,刘邦派人向韩信求助,那时韩信刚刚平定魏、赵、燕、齐,有意让刘邦封自己为齐王,这刘邦要他前往救援,正好有了一个“最佳机会”,韩信如愿做了齐王,却在刘邦心中埋下了一根刺。

刘邦做了皇帝之后,有人告韩信谋反,刘邦选择了相信,韩信遂被贬为淮阴侯,居长安。韩信最后在刘邦外出征战时被萧何与吕后用计杀于长乐宫,很多人认为,韩信的被杀其实都是刘邦的主意,只是司马迁为了保护汉高祖的名声,让吕后背了锅。韩信到最后也不知道自己为汉朝付出了那么多,为什么会被杀,他只是后悔,后悔没有听从蒯彻之计,于刘邦、项羽三分天下。

常言道“当局者迷”,韩信也是如此,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命运其实都是被自己掌握的,他昔日的做法,正是为自己的被杀埋下伏笔,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对韩信为什么会得到那样的结局分析得十分到位,同时也可以警示后人:

夫乘时以侥利者,市井之志也;酬功而报德者,士君子之心也。信以市井之志利其身,而以士君子之心望于人,不亦难哉!

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做人做事要找准定位,不要定位错了,韩信的失败就是在于定位有问题,在关键时候亮出自己小人的志向,抓住机会要利益,身为高官,没有高官的胸怀,自己以小人之心对人,却要求别人以君子之心待他,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参考资料:《史记》、《资治通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