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广告1
广告2
 首页» 资讯

股讯 | 刺激支票发放拉升美股 京东拟剥离云计算 AI业务

2020-12-3110
内容页广告1

图1:纳指涨0.15%,报收12870点

凤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12月31日消息,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称刺激支票已从周二晚开始发放的消息,拉动美股小幅上扬。截至收盘,道指涨73.89点,涨幅为0.24%,报收30409.56点;标普500指数涨5点,涨幅为0.13%,报收3732.04点;纳指涨19.78点,涨幅为0.15%,报收12870点。

美国主要科技巨头悉数下跌:

图2:美国主要科技巨头

中国主要科技股绝大多数上涨:

图3:中国主要科技股

中概股股价

其他中概股大多数上涨,其中上涨的公司包括:

图4:上涨的其他中概股

与上一交易日持平的公司包括:

图5:与上一交易日持平的其他中概股

下跌的公司包括:

图6:下跌的其他中概股

图7:达内科技董事会聘请财务、法律顾问,协助评估私有化提议

达内科技昨晚发布公告称,董事会特别委员会已聘请Duff & Phelps, LLC为其独立财务顾问,聘请Gibson, Dunn & Crutcher LLP为法律顾问,协助它对时间为2020年12月8日、不具有约束力的初步收购提议进行调查。今天盘前交易中,达内科技股价一度上涨6.56%。达内科技12月8日公告,董事会已收到公司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韩少云的不具约束力的初步收购提议,拟议收购价格为每股A类普通股4美元(每ADS 4美元)。达内科技董事会为此成立了专门委员会,对收购提议进行评估。倘若收购交易完成,达内科技将从纳斯达克股票交易所完成退市。今天常规交易中,达内科技上涨0.11美元,涨幅为3.61%,报收于3.16美元。

图8:京东拟剥离云计算和人工智能业务,股价应声上涨近4%

在公告称董事会授权公司探索剥离云计算和人工智能业务后,京东股价开始上涨。京东表示,它在考虑将上述这些业务剥离给京东数科。京东持有京东数科相当高比例的股份。一个独立审查委员会将与第三方咨询顾问合作,评估一起可能交易的条款,任何交易均需经过审计委员会的评估。京东称,它不能保证上述交易一定会完成。京东市值接近1300亿美元,是中国第二大电子商务平台。本月早些时候有媒体报道称,京东物流已经在就赴港IPO事宜与银行洽谈。《南华早报》刊文称,多家银行已经提出方案,帮助京东物流上市融资。京东物流IPO可能成为2021年金额最高的IPO交易之一。路透社刊文称,京东物流可能通过IPO融资30亿美元。京东健康12月初通过赴港IPO融资35亿美元,是香港联交所今年金额第二高的IPO交易。今天常规交易中,京东上涨3.38美元,涨幅为3.92%,报收于89.52美元。

美国/国外科技股

其他国外科技股涨跌互现,其中上涨的公司包括:

图9:上涨的其他国外科技股

下跌的公司包括:

图10:下跌的其他国外科技股

图11:中国市场需求强劲,特斯拉今年交付量将超过预期

Wedbush分析师丹·艾维斯(Dan Ives)星期三发表投资报告称,由于中国市场需求强劲以及最近在欧美市场的促销活动,特斯拉将能够完成2020年交付量达到50万辆的计划,春末夏初,华尔街认为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他在报告中写道,“根据我们对需求以及特斯拉第四季度全球交付情况的追踪,特斯拉交付量似乎能轻松超过华尔街及其内部预期。”艾维斯预计,第四季度特斯拉交付量将接近19万至20万辆,而非他称之为“底线”的18万辆。他说,“今年年底和明年,全球电动汽车需求大幅增长,我们预计,电动汽车在汽车销量中的占比将由当前的约3%提升至2025年的10%。我们认为,需求强劲增长,将使电动汽车领头羊特斯拉未来数年受益匪浅,尤其是在中国市场,鉴于当前的增长速度,到2022年中国市场将占到特斯拉出货量的约40%。”艾维斯预计2021和2022年中国市场需求“惊人”,上海工厂是特斯拉的一大竞争优势,因为比亚迪、蔚来、小鹏汽车、理想汽车等中国本土厂商也在“开足马力”。报告称,“如果特斯拉在中国市场保持当前的增长态势,2022年全球交付量将达到100万辆。另外,拜登政府也可能推动电动汽车产业的发展。Wedbush对特斯拉股票评级为“中性”,给出的目标股价为715美元,最高目标股价为1000美元。今天盘前交易中,特斯拉股价一度上涨1.19%。常规交易中,特斯拉股价上涨28.79美元,涨幅为4.32%,报收于694.78美元。

图12:遭摩根士丹利吐槽,英特尔股价下跌1.3%

摩根士丹利星期三发表投资报告称,英特尔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激进投资者Third Point增持10亿美元的消息,拉动英特尔星期二上涨4.9%。Third Point星期二的信函提及有关英特尔业务的数个众所周知的担忧:制造问题、来自AMD的竞争、人才流失、苹果开发自主芯片的威胁。出于这些原因,摩根士丹利分析师约瑟夫·摩尔(Joseph Moore)预计2021年对英特尔来说将是挑战性的一年。摩尔写道,制造问题仍然是英特尔最迫切的问题。为解决这些问题,英特尔已讨论外包新一代处理器制造事宜。由于只有台积电能利用所谓的5纳米工艺生产最先进的芯片,因此,英特尔能获得多大产能是个问题。报告称,“如果英特尔重获制造领先优势无望,利用代工厂商显然是件好事。鉴于制造问题过去的重要性,英特尔对外包三心二意是可以理解的。”摩尔表示,英特尔需要要么放弃大多数先进制造业务,要么自己解决先进芯片制造问题。投资者对英特尔不满的另外两个方面是缺乏芯片产业大腕,CEO鲍勃·斯万(Bob Swan)缺乏工程师背景。摩尔认为,英特尔应当让有技术背景的高管在管理团队出任更重要职位。客户对技术路线图的信心更重要了,英特尔管理团队需要有能就这一问题与客户沟通的高管。今年以来,英特尔股价累计下跌了19%,费城半导体指数上涨了50%。今天常规交易中,英特尔股价下跌0.64美元,跌幅为1.3%,报收于48.75美元。(作者/霜叶)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凤凰网科技。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科技”。

内容页广告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