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2日,一对中年英国兄妹在打扫去世亲人的房间时发现的清代乾隆年间的粉彩镂空瓶,在伦敦拍卖会上竟以4300万英镑的天价拍出,创下中国艺术品拍卖世界纪录,一时震惊英国媒体。

厦门著名藏家蔡铭超称 “近6亿元人民币的价格不算贵哦!”虽然没有亲历现场,但他通过电话全程感受拍卖大厅火热气氛。 “50万英镑到4300万英镑落槌,中间几乎没有停顿,叫价不断被刷新,短短两分钟内翻了近百倍。”

乾隆 粉彩镂空“吉庆有余”转心瓶

乾隆瓷器最高技术的象征——转心瓶

转心瓶是乾隆时期官窑瓷器的创新品种之一。在一个镂孔瓶内,套装一个可以转动的内瓶,上绘各种纹样。

乾隆转心瓶

它由三个部分组成,上部为套颈,中间为套瓶,下部为瓶底座和与其连接一体的套瓶内芯。

乾隆转心瓶

分段拉坯然后拼合,接口处必须合缝,不留痕迹。

瓷器在烧制时的收缩,还有拉坯时的应力,稍有不慎,就会导致无法旋转等问题。

烧制成功才能保证内外瓶体严丝合缝,烧成率极低。

乾隆转心瓶

内瓶上部为外露的瓶口,动内瓶时,通过外瓶的镂孔,可以看见不同的画面,犹如走马灯。

景德镇四大瓷器中的“东方艺术珍宝”——粉彩

说起粉彩,不得不提到它的前身珐琅彩,珐琅彩是中国瓷生产工艺发展到顶峰时期的产物,一直被誉为“中国古代彩绘瓷器中的瓷中之尊”。

清 画珐琅彩云八宝莲花纹灯

珐琅又称“拂郎”、“佛郎”、“发蓝”,都是对加工而成的玻化物质的称谓。

主张吸收西方先进文化的康熙帝对于欧洲珐琅画的的兴趣达到了醉心程度,很快,珐琅彩瓷的装饰风格和技艺传到了景德镇皇家用瓷生产基地——珠山御窑厂。

康熙时期,在康熙五彩的基础上,开始在五彩纹饰的局部,采用不透明的珐琅质颜料。

康熙 粉彩花蝶纹盘

在五彩所用的原料内,掺入一部分俗称"玻璃白"的物质,利用其乳浊作用,使色彩出现浓淡凹凸之感。

由于粉质渗入彩釉,使色彩有柔和淡雅之感。其色泽呈淡红、淡绿等清逸的颜色,区别于康熙时期五彩的浓艳,故又称软彩。

清代陈浏在他的瓷器专著《陶雅》中这样描述粉彩瓷:

软彩者。粉彩也。彩之有粉者。红为淡红。绿为淡绿。故曰软也。惟蓝黄亦然。

康熙 粉彩钟馗醉酒像

康熙粉彩的纹饰和施彩风格简朴,色彩浓重,还带有康熙五彩的风格。彩料研磨粗糙,器体表面有剥彩现象,这是在低温炉火中烘彩时,彩料与釉面熔融后结合不紧密所致,同时也反映出粉彩在初创阶段的特色。

康熙粉彩目前主要发现有两个品种:一是白地粉彩器;一是绿、黄、紫三彩瓷上加有胭脂红(金红)彩。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雍正粉彩

《陶雅》中对于雍正粉彩的评价是:

粉彩以雍正朝为最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鲜妍夺目。工致殊常。

雍正 粉彩花卉纹罐

雍正用他独特的品味将陶瓷的审美推向了又一座高峰,帝王级的审美对粉彩瓷器的特殊地位奠定了重要的基础。

雍正粉彩以清新脱俗、柔丽淡雅而著称。

雍正 粉彩荷花图小尊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燃。

雍正 粉彩花蝶纹碗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翩翩舞袖穿花蝶,宛转歌喉贯索珠。

粉红色花头的部分具有一定的厚度,由深至浅或由浅至深努力展现粉红色的细微变化,最淡的地方,变成了白色。而这种白色却又是堆在瓷器表面的一层带有厚度,质感上也与瓷器的白色很不同。

《增补古今瓷器源流考》评价有:

雍正时瓷质极佳,设色亦极精致。有称为雍正彩者,其绿、蓝、红等色均灿烂有光,为雍正一朝之独擅。

雍正 粉彩松竹梅图瓶(局部) 故宫博物院藏

雍正时期发展最为兴盛的粉彩工艺,一度撼动了青花瓷一统天下两百余年的江湖地位,甚至大有取而代之的势头。

以传统题材为主,花卉纹、花鸟纹、人物纹、缠枝纹等图画,规划不满密,显得意境悠远。

装饰布局以疏朗、规整为特点。在花卉之间经常配以草虫等。

雍正 粉彩花鸟雕螭虎图橄榄尊 故宫博物院藏

雍正 粉彩牡丹盘口瓶

画面高雅宜人,纹饰多为吉祥如意寓意。并且谐音“蝠”(福)、“鹿”(禄)的图画亦多见,如蝙蝠寓意多福、桃子寓意多寿等等。

雍正 粉彩人物赏盘

起源于汉代的缠枝纹,全称“缠枝纹样”,俗称“缠枝花”,又名“万寿藤”。因其结构连绵不断,故又具“生生不息”之意,寓意吉庆。

雍正 红地粉彩缠枝牡丹纹碗 故宫博物院藏

胎体加工细密,质地细腻轻盈,皎白精致,轻重适度。

雍正 粉彩荷莲纹玉壶春瓶(局部) 故宫博物院藏

水面清圆,风荷举。

人物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充满意趣。

雍正 德化窑粉彩人物图瓶 故宫博物院藏

雍正 粉彩人物长方花盆 故宫博物院藏

热衷于莳绘的雍正帝,还将皮球花这种漆器纹样大胆引用到了粉彩装饰中,开启了粉彩纹饰的一个新启元。

雍正 粉彩皮球花纹碗 故宫博物院藏

除了皮球花纹饰在瓷器中的应用,雍正时期的“过枝”技法也是一绝。

过枝技法的运用始见于康熙后期,尤以五彩瓷器为多见。雍正将其与宋人写实花鸟画之精髓结合而成,遂营造出新的美学意境。

雍正 粉彩过枝梅竹月季盘 故宫博物院藏

“过墙枝”,音谐“长治”,借喻政通人和、长治久安。

雍正 粉彩过枝桃树纹盘

高贵、华丽,艳而不俗、细而不繁。有“参古今之式、动以新意,备储巧妙”,花样翻新,“更上一层楼”。

除白地外,少量也在在色地上装饰。

雍正 粉彩镂空团寿盖盒 故宫博物院藏

热爱创新的乾隆彩粉

粉彩瓷器有了雍正时期的全盛,到了乾隆时期也取得许多新的突破,所占比例在彩瓷品种中比较大。

和雍正的轻盈精巧、细腻典雅、清新隽永完全不同,朝着更富有装饰性和繁杂富丽的方向发展,所烧制粉彩瓷器集古代文玩、器物之大成,融合西洋技法、材料于一体,把清代制瓷业的烧造水平推到了史无前例的创造性阶段,数量和质量都到达历史巅峰。

乾隆 百鹿尊粉彩瓷器

乾隆粉彩中的一部分继承了雍正时期在肥润的白釉上绘疏朗艳丽纹饰的特点,如常见的折枝花卉盘、碗、小瓶、面盆、人物笔筒和大件器物鹿头尊等。?

乾隆御题诗粉彩鸡纹瓷器

除继承传统以渲染为主要手法的白地粉彩瓷外,还繁衍出许多色地开光、光内绘粉彩的纹饰,如蓝地描金开光,各种锦地开光,各种色地粉彩花卉开光等。

乾隆 天青釉开光粉彩花鸟纹天球瓶

乾隆款粉地开光粉彩人物图碗

同时还出现了制瓷工艺新技术,如镂空转心瓶、镂空套瓶、香插、仿古铜彩爵杯、花觚以及仿各类工艺品、仿织锦金钟笼等。这些均为乾隆时期粉彩瓷器的独特产品。

乾隆 紫地轧道粉彩描金带托爵杯 故宫博物院藏

乾隆 青花粉彩人物故事纹如意耳扁瓶

另外传世品中还有粉彩玲珑器加饰金彩,非常娇艳,如乾隆款粉彩金地冠架。这种玲珑粉彩瓷器,其装饰别开生面,为乾隆时期所特有。?

乾隆款粉彩金地冠架 故宫博物院藏

原用于珐琅彩的“轧道”工艺也在粉彩上进行了尝试,用一种状如绣针的工具拨划出细如毫芒、宛如锦纹的凤尾状纹。

乾隆 绿地轧道粉彩皮球花纹盘

虽然颇为费工,但据清宫内务府记事档中记载,称这种新创纹饰为“锦上添花”,而景德镇艺人称其为“耙花”。

乾隆时期的景德镇御窑厂,汇集了当代最著名的一批名工巧匠,因此这个时期的瓷器,不论是数量还是质量上都达到了一个不可企及的高度。用百花齐放形容之不为过。

这样的盛景,也产生了新的纹饰“白花不落地”。

乾隆 粉彩百花纹胆瓶(局部)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乾隆 粉彩百花不落地小罐

将粉彩与金彩结合,各色花朵将整个画面填满,不露出瓷底,也不露出花朵的枝干。

乾隆 粉彩百花不落地朝冠耳三足炉

百花如同天女散花,浮于空中,“百花不落地”由此得来。

如《陶雅》所称:

至乾隆,则华缛极矣,精巧之致,几于鬼斧神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