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广告1
广告2
 首页» 资讯

美国诗人翻译李白情诗,入选美国教材,中国学生看到原版后沉默了

2020-12-312
内容页广告1

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乃酒中仙。——杜甫《饮中八仙歌》

我国古代出现了许多名流千古的诗人,其中不乏开创一个体系的能人,但是被称为诗仙的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李白。李白的诗歌有着独特的风采,充满浪漫主义情怀的诗歌中,却又有着自信和狂傲,向往隐逸生活的同时却有着极大的政治抱负,正是这样矛盾纠错的感情,才造就了独一无二的青莲居士。

李白流传下来的诗歌很多,《静夜思》基本上是每个小学生的启蒙,《将进酒》更是高考必背诗词,几乎每一首诗歌都能够拿出来作为传世经典。同时李白的涉猎也非常广泛,他本身是诗人,政治家(虽然政治抉择没有一次正确),剑客,更是一位资深驴友,在他的一生中到过许多地方,这些经历给了他创造诗歌的源泉。

都说人类对美的欣赏是不分国籍和种族的,李白的诗歌也是如此。不仅仅是中国人喜欢,外国人也爱不释手,在唐朝时期李白的诗就流传到了日本,成为日本贵族标榜高雅的必备诗文,当时的日本贵族圈,不会背几首唐诗都算不上文化人。

在近现代,李白的诗歌更是远渡重洋到了英美等国,受到了外国诗人的一致好评,《静夜思》、《望庐山瀑布》等都被英文翻译后成为国外诗人彻夜诵读的至宝。当然也有一些外国作家,致力于翻译李白的诗歌,比如著名的美国意象派诗人埃兹拉·庞德,他曾经就翻译了李白的长诗《长干行》。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长干行》是李白以女子口吻,化身为商人的妻子,在商人外出之后日日苦思丈夫不得而发出的感叹。其中“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成语,也是演化于此。埃兹拉·庞德在读过这首诗后为李白的浪漫情怀而惊叹,同时也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用英文翻译这首诗。

诗歌翻译看似简单,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却非常困难,特别是将中国古诗翻译成英文,毕竟中国古诗既追求押韵平仄,又注重意象和深意,其中还穿插一些文言文的用法,别说外国人就连很多中国人都难以理解诗人的真实情感。

虽然最后埃兹拉·庞德成功的翻译出了这首诗,但是成品和原作直接的差别依旧很大。当然这在外国已经属于很了不起的事,因此这首翻译版的《长干行》还被编入了美国教材,然而这却苦了大批留学生。

很多留学生到美国之后,听说李白的《长干行》有翻译版本,都迫不及待的翻开课本。然而看到这首诗时却沉默了,因为和原本实在差的太多。比如原句“荒城空大漠”,被翻译成“Desolate castle,the sky,the wide desert”,这是三个单独的单词分别是“荒漠、荒城和天空”,完全没有了原句中的意境,也没有押韵平仄的考究,读起来不通顺。

初次之外,还有许多中国古代文化被忽视,比如第一句的“妾”被翻译成了“我”,瞬间没有了代入感和意境。而许多典故也无法应用到诗中,比如“常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就没有将典故背后的深意翻译出来。

当然能够翻译成这样已经很不容易,埃兹拉·庞德作为中国文化的爱好者,愿意花费精力翻译李白的诗歌,这是值得中国人自豪的事情。毕竟中国古诗虽然内藏风骨,尽显风流,但是依旧有许多外国人不理解,埃兹拉·庞德的翻译在传播中国文化上做出了巨大贡献。

内容页广告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