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广告1
广告2
 首页» 资讯

记者手记:老路卖骡

2020-12-3111
内容页广告1

新华社兰州12月30日电题:记者手记:老路卖骡

新华社记者王朋

犹豫了差不多半年之久,60岁的路和平最终卖掉了陪伴这个家庭7年时间的骡子。

站在安置楼房的窗前,望着楼下不息的车流,老路难以相信,自己真的不再需要这位“老伙计”了。

一年多前,老路还住在甘肃省陇南市武都区蒲池乡杨家沟村。大山在这里扭成一团,缥缈的云雾挂在山间,像是大山戴着一条白色的围巾。杨家沟村就坐落在云雾“打结”的地方。

过去,村民到山后的中药材种植田来回需要3个小时,把药材送往山下的市场来回又要两个多小时。骡子成了村民生产生活的好帮手,耕地驮货、走亲娶嫁都离不开它。村民哪怕自己吃不饱,也要匀出一块地种上燕麦草,想尽办法喂饱骡子。

老路(左)和爱人放骡子归来。新华社记者 王朋 摄

“老婆子爱惜骡子,上山放骡,她都是牵着,不忍心骑咧。”想起从前,老路内心仍然不能平静。

近几年,村里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挖掘机开上了杨家沟村陡峭的坡面,产业路将山后药田和山下市场连接起来;收购中药材的货车开进了村里,“卧牛田”“眉毛田”种满了中药材;有些村民买上了小轿车,到乡镇和区里也有了通勤的班车;村民也在去年搬至山下两水镇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区…

老路在拴骡子。新华社记者 王朋 摄

日迈月征,生活一天比一天好,村里不少农户也用上了旋耕机等各类农机。过去赖以生存的骡子,渐渐成了生活的“累赘”。

老路说,特别是搬下山后,杨家沟村逐步恢复了生态,不少村民卖掉了骡子。他不忍心,但是从山下回到杨家沟、再把骡子牵到山上放养过于折腾,在山上给骡子盖个养殖棚又不现实,送人寄养又无人可送……

老路不得不想卖骡的事。可是,听贩骡的商贩说被卖掉的骡子都被宰杀吃肉了,老路就忧郁得吃不下饭、睡不好觉。这位陪伴自己多年的“老伙计”,正是得力的时候,看着它津津有味地嚼着料草,老路五味杂陈,在露天的骡圈旁吧嗒吧嗒抽起了卷烟。

陇南市蒲池乡杨家沟村旧貌。新华社记者 王朋 摄

骡子闲养了近半年。就在一周前,路和平最终卖掉了它。经过多方打听,他把骡子卖给了在山里搞生产需要骡子拉货的个体户。“总归是给‘老伙计’找了个好去处。”老路纠结了半年的心,最终平复下来。

春节前后,是中药材销售的旺季。这几天,路和平正和前来收购的药商谈着价格,家里还有600公斤当归、100公斤党参。今年,他再不用赶着骡子下山卖药了。(完)

    内容页广告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