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演义中,吕布的骁勇无人可敌。“人中吕布,马中赤兔”就是对吕布最好的诠释。吕布的出场更是震撼,顶束发金冠,披百花战袍,擐唐猊铠甲,系狮蛮宝带,纵马挺戟。这个自带光环的男人,应该是整个三国里第一人,却屡屡给他人做嫁衣。守虎牢关对抗联盟十八路诸侯,还有什么一挑三的三英战吕布。

虎牢关的攻坚战成名了一个孙坚、一个曹操,一挑三的三英战吕布却成就了刘备、关羽、张飞。只是因为吕布让人记住的,不止是他的勇武,更多是吕布朝秦暮楚的小心之心令人不齿。当初先拜丁原为义父,领并州军征战。而后董卓送吕布一匹日行千里夜行八百的赤兔马,立马掉转枪头杀丁原,率众投靠董卓认贼作父。在董卓霍乱朝纲之时,持剑而立护其左右。众人刺杀无法,得王允用美人计。送国色天香的义女貂蝉离间吕布与董卓关系。致使吕布御驾之前,诛杀董卓。

在《三国演义》电视剧刚上映时,看到吕布的表现一句人渣,在没其他想法。但最近小二多次读三国时,却发现的不一样的想法。吕布虽然无经天纬地之才,但也不至于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地步。一匹马和一个女人就能让吕布头脑发昏?嗜杀成性?细数整个三国,也没几个能混到这个程度。这样的人能活一集,都是罗贯中积福,导演开恩。小二在此细说一下,吕布反叛的目的。

一、杀丁原

要说吕布杀丁原的原因,就要先说丁原此人。丁原,丁建阳,东汉末年大军阀之一,并州边疆诸侯,官拜执金吾、并州刺史。期初丁原并没有这么高的官职,他出身贫寒,能发展到以后的刺史位置,是丁原一步步“爬”上去的。小二这边用“爬”这个字眼,真的很艰辛。

丁原本人少有谋略,但庆幸的是双臂孔武有力,对敌勇气极佳,善骑马射箭。《英雄记》中记载,丁原做过南县吏,上级有任何指派任务,不管多困难从不推辞,遇敌杀寇,从来都身先士卒,稍微懂点礼节,但做官的才干没有。丁原是玩命的在搏他人生的机遇。所幸时间不长,中平五年,188年三月,原并州刺史张懿率众抵抗胡人时,战败被杀,丁原继任为并州刺史。

丁原也知道自己的斤两,胸中无谋略只有一身勇猛武力震慑一方。招过兵,买过马,就差左膀右臂,卧龙凤雏的辅佐。可丁原是个大老粗,要让他捕匪杀寇他在行,让他舞文弄墨是一点都不行。可上天对丁原也不薄,遇吕布、张扬、张辽,欢喜的不得了,极其重视吕布。

任命吕布统领并州军,张辽、张扬辅助管理。乍一看,丁原对吕布好啊,非常的好!把一只骁勇善战的并州嫡系部队交给吕布来统领,这是有多么的信任,视作左膀右臂一般,还封了吕布一个名叫“主薄”的官。

实际上呢?作为可以上达天听的并州刺史丁原,只是给了吕布一个名叫“主薄”的秘书职位。一个武人,给个不在编制的文职,这不是逼张飞绣花,大姑娘射箭吗?另外两个未来名将张辽、张扬,让他们当了个从事。前一个好歹还算是官的私官,后两个直接任命一个幕僚职务。他三个多想对着丁原喊:我们是来出人头地的!

之后丁原接到何进进京的命令,又被朝廷任命骑都尉,带着并州军进军河内观望时政形势。当何进被杀,首先反应及时的是董卓,抢先一步救出少帝,当上了朝廷三公级别的告官。反观丁原,思维狭隘、行动缓慢,没捞到好处。只被控制朝政的董卓,赐了一个名声大、徒有其表,并无实权的花架子“执金吾”和“骑都尉”。

导致丁原之死的原因,也就在这上边了。并州军进军洛阳是求富贵的,吕布、张辽和张杨是要求出人头地的。他们就是要找一个领头人,寻求荣华富贵,追求出人头地。结果呢?丁原各方面能力差,没有利益最大化。虽然丁原自身的发展已经到能力顶端了,可是还是不给手下一丁点利益空间。该主薄的主薄,该从事的还是从事。

并州军和西凉军一样,都是来分肉吃的。结果并州军眼瞅着西凉军,吃的满嘴流油,干瞪着眼看着别人吃,“腹中饥”的并州军怎么会甘心?结果被董卓施加的高官厚禄给引诱过去。致使吕布夜闯丁原帐,杀了丁原,带了一众并州军,投了董卓。

所以,丁原的死,在于他吃肉,不让属下喝汤。他没能力吃肉时,也不会给属下机会。没看张辽和张杨,以及一众并州军,跟着吕布投董时,没人不乐意,反而乐呵呵就加入西凉阵营。

二、诛董卓

吕布跟随董卓后,看似升迁,封骑都尉接管丁原并州军。职务跨越了几个品级,并州军的大小武将,该封的封该赏的赏。吕布率并州军的加入,也使董卓的实力提升了一大截。期初,董卓对吕布和并州军的待遇不错。但董卓的嫡系部队是西凉军,西凉军大多是凉州地区的汉羌子弟。凉州兵比较团结,而且十分排外。对于半路加入的并州军十分敌视。

董卓手下不少的直系武将私底下,都非常看不起吕布,经常一明一暗的冷嘲热讽。在讨董联盟大军进攻时,好打的战役凉州上,难啃的骨头并州有,曾视吕布的胜负视而不见。排头冲锋并州上,抢功立劳西凉有。而且并州军很多都不甘心加入西凉军,只是因为吕布投董才被迫加入。所以凉州兵认为他们是胜利者,虽然双方一起共事,在大部分时间都处于敌视态度。

董卓虽然很欣赏吕布的勇猛,又受吕布为义子。但是凉州兵毕竟是他的嫡系部队,不管事情对错,始终还是站在凉州兵的一方。对于吕布,董卓也是一面重用一面敲打。甚至有时喝醉酒,用刀剑刺向吕布。

而且董卓性情为人暴躁,只要事情有一点不如他的心意。轻则辱骂拳打,重则一剑砍杀。曾有一次,吕布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惹怒董卓。董卓二话不说,抄起手戟便向吕布仍去。得亏吕布身手敏捷,虽然没有伤到闪了过去,但是还要堆起笑脸恭敬的站在一边向董卓赔罪道歉。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吕布是谁?他也是性情中人,怎么能受得了如此屈辱。渐渐地,越来越厌恶董卓。而且吕布在朝廷中的地位,显然也高不到那儿去。捞功的好事,也轮不到吕布头上。充其量只是一个保镖而已。

随着董卓越发的嚣张跋扈,诛贼讨董的口号愈演愈烈。吕布听了耳里记了心里,跟着一个国贼,日后能有什么好果子吃?同在董卓手下任职,凉州兵对吕布本部兵马的排斥。功劳派遣的躲闪,战场黑锅的施压。一方大员到国贼的演变,三合一的苦楚。让吕布动摇了对董卓的忠心。

这时,同为并州同乡的王允出现了。劝说诛杀国贼董卓,而且在杀掉董卓后,直接被王允任命为奋勇将军,加封温侯,并且和王允共秉朝政。可算是封侯拜相。

综上所属,杀丁原,诛董卓。一匹赤兔马和一个闭月羞花的貂蝉,只是吕布对不公对待的抗争,也只是积怨的导火索。吕布就是一把双刃剑,用好了割别人,用不好割自己。你看,曹操和刘备就很聪明,前者我不用谁也别想用,后者我用不了也不让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