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立勃的其他 在他的小说中,情节多以兵团故事为主,为什么对兵团故事如此钟爱?董立勃如是说:“我是军垦人的后代,是土生土长的兵团人,我热爱这片土地,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造就了我今天的成就。我对他们充满了感激之情。现任新疆文联作家协会专职副主席的董立勃,创作了很多作品,象《天边炊烟》《地老天荒》《乱草》《米香》《烧荒》等等。而能够让人们记住董立勃这三个字源于他的长篇力作《白豆》。《白豆》是他停笔十年后2003年在文坛上的第一次亮相,《白豆》的问世在当时引起轰动,一幕幕发生在下野地里凄美委婉的爱情故事,被他清新流畅的文笔刻划的栩栩如生,大西北的浓情美景跃然纸上。有不少权威文学评论家称他有文学巨匠沈从文和孙梨的风骨。《白豆》发表后,获得了《当代》的“当代最佳小说”奖,著名电影演员陶红不但买断了电影版权,还要自己出演女主人公白豆。紧随其后,他又推出新作《米香》,这部被称为《白豆》姊妹篇的作品,同样登上了2004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而在“2003年中国文学年度人物评选”中他被评为“进步最快”的作家。

有没有描写关于新疆建设兵团的小说和作家推荐,比如董立勃,对于那个年代那个地方的故事很感兴趣? 1:央视有两部电视剧比较贴近,《化剑》—历史,《戈壁母亲》—生活.

2000年之后的中国文学有些什么优秀作品? 对最近十几年的中国文学,非流行小说,各位有什么好推荐吗?

反映团史的电影 董立勃的小说烧荒免费阅读

董立勃的作品评述

《白豆》作者董立勃新作:米香(精编版)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 《白豆》作者董立勃新作:米香(精编版)txt全集小说附件已上传到网盘,点击免费下载:内容预览:董立勃在自己熟悉的这片下野地,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凄美的西部传奇故事:在新疆下野地的一个农场,爱水的江南女子米香,平凡的上海知青宋兰,因不同的爱情观而人生命运迥异。米香从执著追求真爱的纯情少女,到怀着身孕被自己的情人许明为追求政治前途而狠心抛弃,开始了另一种自我放纵、令人心痛的生活状态;宋兰由于懦弱下嫁强奸自己的放羊倌老谢,却被农场树为安心支边的典型,提拔为知青干部。感情生活几经起落,最终寻找到一份村妇的“幸福生活”…上海知识姑娘进步成了村妇,江南纯情少女追求成了荡妇。作家魂牵梦绕的下野地,孕育美丽悲剧的能力让我们感叹。而更为感叹的,是其富于意象感和色彩感的语言及其所表达的迷人意境和氛围。时代的更迭、岁月的悲歌、人性的杂芜、情感的较量不动声色地有机地交织在一起。人性的善与恶、情感的真与伪,在清新、凄美的意象中生生不息地在角逐。相信对董立勃满怀期待的读者,在《米香》中将会品味到《白豆》以外的…

个体生命遭际与时代运势的智慧叙述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 个体生命遭际与时代运势的智慧叙述 txt全集小说附件已上传到网盘,点击免费下载:内容预览:读董立勃长篇小说《大路朝天》谭旭东很爱读长篇小说,但因为有些懒,很少给作家写评。最近读了新疆作家董立勃的长篇《大路朝天》,觉得有非写不可的一种冲动。以前也读过他的一些短篇,印象比较深刻,感觉他的小说语言很流畅,而且可读性强。不过,有点不太满意的是,他的作品对身处新疆的经验挖掘得也还不错,但没有红柯的小说和沈苇的诗歌那样明显。《大路朝天》不是一部新疆经验的叙事,作家设置的故事场景虽然在新疆,在西北,包括人物的一些细节也可以呈现出某些鲜明的地域色彩。但我喜欢它,不是因为它这些地域特色的元素,而是其他的几个方面。第一,《大路朝天》的语言很干净。我觉得这是董立勃小说能够在当下小说版图里有比较醒目的一席的关键。写小说,尤其是长篇小说,很多作家都很罗索,语言经不起提炼,尤其是那些以日常生活经验为基本叙述内涵的作品,可以说,写得非常繁琐,语言支离破碎,给读者一种繁密中缺乏理性的智慧。读董立勃的《…免费的,直接下载就行

董立勃的相关作品 曾出版小说集《黑土红土》、《地老天荒》。长篇小说《白豆》、《烈日》、《静静的下野地》、《米香》等。多部中短篇小说在《人民文学》、《当代》《十月》、《上海文学》、《北京文学》、《钟山》、《天涯》等杂志上发表。并被《小说月报》、《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当代长篇小说选刊》、《小说精选》、《中篇小说月报》、《作家文摘》等报刊选载。董立勃近期主要作品兄弟(《人民文学》2004第1期、入选《精品中短篇小说集》)米香(《芙蓉》2004年2期、《小说选刊》《小说月报》转载)马刀和萧(《上海文学》2004第1期、《小说精选》转载)某日(《天涯》2004年第1期)苜蓿花(《红岩》2004年第6期)雪花飘啊飘(《福建文学》2003第8期、《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转载)落花流水的日子(《绿州》2003年第3期、《小说选刊》转载)风吹草低(《当代》2003第4期、《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转载、入选《2003年中国中篇小说精选》)红色雪(《十月》2004年第2期、《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转载)野草乱长(《清明》2003年第6期)梅子和兰子的故事(《北京文学》2004年第4期)夜不太黑(《清明》2003年第5期)荒草青青(《钟山》2003第6期、。